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記憶現場

<u><b>記憶現場:「都市漫遊」攝影展/忠</b></u>


很久沒有進藝博館看展覽的衝動。


我知道故宮珍品很難得,但新鮮感已不大,錯過了,明年也有差不多的。讓人珍惜的東西,往往是錯過了,明天不會再有差不多的。於是,我發現我認識的人裡面,愈來愈多每天都帶著相機,每天都在網誌中記錄了每一件最徵不足道的事,因為,大家都知道,錯過了今日的澳門,明天就不會差不多。剛看到一本談到「未來學」的書,作者談到未來的消費,不是買產品而是買體驗的,未未的人對物質消費已失去興趣,重視現場經歷的、稍縱即逝的「體驗」,才是人們所渴求的,既然「天長地久」無望,「曾經擁有」就變得價值連城。
繼續閱讀

敢動前說一下身體

用身體,說身體的一個演出。

誠邀你來見證表演者的足跡......


身體敢動


敢動日期:7月1日 晚上7:30;7月2日 下午4:30

敢動地點:教科文中心多功能廳 ...
繼續閱讀

「異常」的生活與美學

<u><b>「異常」的生活與美學/忠</b></u>


選擇以實驗劇場作為劇團的路線,選擇以不為市場而計算、獨立自主的姿態來經營牛棚劇場,在消費至上的社會中,本來就是一種很「異常」的實踐。包括《N.S.A.D無異常發現》在內的「創傷」、「治療」系列,不單是一種美學上的追尋,也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整個劇團的一次自我建構和認同的歷程。也許,對劇中人或陳炳釗或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而言,「異常」再不是一個夢境,而是一種生活的實踐。


<a href="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nengchong/3/1270211833/20060613231439/">讀全文......</a>
繼續閱讀

天氣不常

<u><b>天氣不常/寧</b></u>


天氣不常

時間不詳

我的小學校長在夢中長睡了

時間真的正常的過去
我老了
繼續閱讀

麗都-來不及寫一首關於你的詩

<u><b>麗都-來不及寫一首關於你的詩/忠 </b></u>
<embed src="http://widget-7d.slide.com/widgets/slideticker.swf" quality="high" scale="noscale" salign="l" wmode="transparent" flashvars="site=widget-7d.slide.com.com&channel=5628541&cy=ms" width="350" height="262" name="flashticker" align="middle"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pluginspage="http://www.macromedia.com/go/getflashplayer"/>


<b>怎去開始解釋這段情,寫一首關於你的詩。</b>


麗都戲院和周潤發佔了我們一輩人八○年代的很大篇幅,如果你那時經常在附近出沒的話,我們的集體記憶裡還有個「3388」,背景音樂大概是電影《陰陽錯》裡的主題曲《幻影》.
  澳門人(且當是)現在最高效率的工作是拆樓,還未說完有關麗都的記憶,工人們肯定已經功成身退。要跟他們鬥快嗎?試試看:第一齣獨個兒看的電影、看新藝城喜劇流的眼淚、《君子好逑》譚詠麟的日文我愛你、英雄片高潮時站立叫好的男人們、看完王家衛作品在門外跟我爭辯的朋友、永不回來的《新不了情》袁詠儀、周潤發的《和平飯店》海報,別忘了,戲院快餐店的焗骨飯和炸雞肶......破壞還是比建立記憶快吧?
  
繼續閱讀

厭寫症

<u><b>厭寫症/寧</b></u>


最近患了厭寫症,
單單要寫“我在寫厭寫症”這一句話,
我首先要打上:“我(現)在(讀)寫厭(讀)寫......再copy另一篇文章的〔症〕字”。
不是不想寫,但一看到鍵盤上失零的部份,我的病症就發作,就抗拒寫作,
盼望我老公快些將電腦拿去看醫生,看了又可以快點回來。

(巨)大(作)家身體健康!
繼續閱讀

我還活著

今年的<a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9B%9B%E4%BA%8B%E4%BB%B6">六四</a>,我就這樣渡過.
已經許久沒有好好地大病一場,
身體就這樣告訴你:今時今日你可以捱夜的限額是......
似乎,身體必須透過病態來顯示自我的存在.


                                  忠
繼續閱讀

幻影--始終會消失去(給麗都戲院)

怎去開始解釋這段情 寫一首關於你的詩
胡言亂語心思交瘁 仍未帶出合意字
假若可接觸鏡中影像 也許一切可以留得住
紫色的小盒子裡 盡藏著許多未了事

燦爛的晶瑩 代表絲絲愛意
暗裡隨著閃閃光輝 映照得奪目耀眼

*幻像似的愛情 始終會消失去
那幻影卻一一再現我心底

怎去開始接觸這段情 彷彿知道不會容易
睡夢裡 追憶裡 在尋覓你的影子
你在我的心靈 泛起絲絲愛意
你卻無法停留讓我 捉摸 留住你

重唱 *

幻像似的愛情 埋藏我心深處
每個冷冰的晚上 那溫暖都在我心

重唱 *

幻像似的愛情 埋藏我心深處
叫我每一個晚上 也可抱擁著你


~~ 林敏聰
繼續閱讀

外感內熱:《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

<u><b>外感內熱:《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忠</b></u>


<b>外感</b>


因著陳炳釗《N.S.A.D.無異常發現》的感召,我在圖書室拿走了《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醫生的記錄,患者病歷,以小說的方式來寫,寫得感人,讓人對自我,對人的存在價值有了新的反思。
書中最動人之處是作者將患者當作人來看待,用他的話說,他最關註的不是患者的「不足」而是究竟他/她們者「存有」些甚麼?於是他在他的病人(作者強烈反對用「顧客」這個稱呼)當中發現了偉大的音樂家,雕塑家和表演者。沒有將患者的病史化成一個冷冰冰的檔案或毫無個性的醫學符號,也許,正如我讀這本書的感覺,每一個患者的病史,對作者來說也是一個動人的故事。不論是 “視覺不能識症”也好, “失憶症”也好, “痴呆”也好,也不過一個人,獨一無異的一個個人,而不是「一類病患」。


<b>內熱</b>

曾幾何時開始,我變得如此「批判性」,我不喜歡讀那些寫得很個人很日常生活的專欄,然而,我卻多希望自己可以多寫些,也許我從來不是有想像力的人,我們想都很實際,我的文章,我的戲一個都很說教,又說教又沒有看得明,十分矛盾。
我的功利主義,不多不少可體現在我看得最多的書中,評論的、理論的、歷史的,偏偏作品就是看得最少的一類。我會向人介紹布萊希特,但卻沒有讀過他很多作品,我知道《百年孤寂》的故事,卻從沒讀過原著,我讀過巴赫金的理論,卻從沒看過《地下室手記》,我仰慕羅蘭巴特,卻沒有看完《戀人絮語》。一如我大學時交作業、交論文時的態度。
於是,我看見薩克斯醫生,除了會寫一大 堆醫學名詞和符號外,還會跟病人談古典音樂,在患者的言行中看到契訶夫的《櫻桃園》,也懂得賞析立體派畫風,我才知道,近年為甚麼總會不自覺地認為要讀一下詩,翻一下小說,不為寫論文,只想要啓動自己的感性與想像......其實也很功利。

繼續閱讀

集體創作,生活實踐

<u><b>劇場以外的集體創作/忠</b></u>


劇場(或者說創作)對我的影響已經無法回頭了,這幾年一頭栽進各類型的集體創作中,現在可說是一個反思期,也可說是"生活實踐"期,過去在劇場創作中刻意選擇一些讓自己舒服的集體創作的伙伴,從倫敦回來,也在生活的劇場中,做了很多劇場創作以外的集體創作,例如牛房的行政工作,"劇場.閱讀.劇場"的策劃,表演者的誕生等,在這些工作中,好像刻意地讓自己遇上陌生的,甚至會讓自己看不順眼的集體創作伙伴,各自不同的工作方式,生活態度和價值觀,在每一次合作中就像一場戰爭,受傷甚半死狀態難免,有時我會問:為什麼我不可以只選擇一些合得來的人”集體創作”?為什麼總在互相磨合的過程中事倍工半?
我記兩三年前一個學生問我?如果跟一些合不來的人集體創作,我可以怎樣?我說:誰叫你跟他們合作?要不就不做,要不就盡力做好這次,以後不再合作.
如果,我承認集體創作的精神必須延伸到生活中的話,
如果,我仍相信當年為演藝作的那句口號:劇場創意,生活實踐.
那麼,我必須承認在生活中,你不一定每次都遇上合心意的集體創作對手,而且大部份時候你都不會遇到.因為,在生活的實踐中很少有稱心滿意的集體創作經驗,也很難有百分百的集體創作伙伴,牽涉的人愈多,難度愈大,要繼續學習保持(真正的)自我的同時放下(多餘的)自我;還是每次都只找合自己心意的人合作就可以?
用這一年時間來學習和選擇,是太長還是太短?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