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寒

<u><b>心寒/忠</b></u>


一次握手和對話,竟然給我有心寒的感覺,也許就是一種記憶作祟吧!我知言者無心,然而太熟悉的寒暄,令我想起以前工作時的情景。
大鳥開會時問我以什麼心態去做LIT的事,我想了想,說了一大堆沒有整理好的話,不知他明不明白,其實,最近我經常問自己為什麼要走到這裡來?
看<b><a href="http://manfaiw.blogspot.com/">小脂</a></b>在blog裡談<a href="http://www.blogger.com/email-post.g?blogID=17296526&postID=115458125047389765">政府工</a>的文章,我只恨三年前還未開始寫blog,要不然,我會更容易認識當時的自己。
從政府部門跳出來,從高級技術員變成一個經常零收入的自由職業劇場人,為的是什麼?
為了"清高"一點?為了"公義"?為了"看某人不順眼"?為了"某人看我不順眼"?為了"不用打咭上班"?為了......
也好,這麼一下心寒,令我想起了我其實是希望做人可以言行一致,起碼可以比較言行一致,不要再為一些不合理的事找些合理化的理由,不要再為一些自己也不能相信的事大造文章......嗯,現在我是否又掉進了這樣的一個境地?
繼續閱讀

八號風球,day off

<u><b>八號風球,day off/寧</b></u>


八號風球,一切都停頓
銀行停止
十元店停止
牛房停止
文化中心停止


本來安排不用排戲的一日
要完成的工作,要等到明天才能一起完成
是放假?
還是......


八號風球,一切都停頓
電腦繼續開啟
電腦的工作繼續進行
感情繼續發展
通過電話線
通過互聯網
同時與多人溝通
平日不出現的
都出現了
平日常出現的
卻不見蹤影
是工作?
還是......
繼續閱讀

一號風球 等待不只一天的休息

<u><b>一號風球 等待不只一天的休息/寧</b></u>



心中蘊釀著一些思緒,

想用力將其組織出來,

將其寫出來;

這是第一步

還需要空間

空間

時間的空間

心靈的空間

環境的空間

深深呼吸的空間



讓我安靜

沉積

浮現心中的思緒

沙已在水下翻騰著

只靜待著一個時機

好好的濤向沙灘

形成小丘

再被小孩用心用愛用手將其堆成

不同形狀的城堡……

等待著這不只一天的到來

繼續閱讀

微不足道和六百萬是多少?

<u><b>我們都微不足道/忠</b></u>

一個動人的故事,有時就是從一個很單純的概念開始。
昨晚又重看了《咖喱骨》和《氹仔故事》,忽然又再嚮往在氹仔街頭演出的感覺,澳門,其實還有很多"微不足道",的好故事,只是我們處於一個出賣歷史的時代,回想兩年前創作過程中那份激情,再對照近來的無力感,也許是時候旅行一下,靜下來看看什麼正在消磨掉,什麼還在滋長中。
寧說想排一隻給國內山區小朋友看的舞,我問我,其實還有多想在大劇場中演出......其實我們都在回溯劇場的意義。
也許,我們還是愛作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剪blog :<b>六百萬是多少? </b>/<a href="http://louisykl.blogspot.com/"><b>給城市的信</b></a>

1998年,美國田納西州一個叫 Whitwell 的小鎮上的中學,開始了一個叫萬字夾(曲別針/迴紋針)計劃的學習計劃.原意是第8級的老師想藉著叫同學了解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大屠殺 (holocaust)的歷史,探討種族多元和包容的概念.同學們開始看有關的書,看錄影帶,上互聯網找資料,知道納粹德國共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在討論當中,有一位同學問:六百萬其實是多少?
繼續閱讀

大自然

無論怎樣
我都是喜歡大自然的
世界有很多事情都不重要 不重要


大自然也會發怒的
發大怒啊!


地震、颱風、大雨、大旱......
你能說得出的地球都在發生,
但......
人互相的傷害......
每日都在發生,
大自然反成為人的安慰者。


繼續閱讀

空了

空白的blog,代表了什麼?
九時三十五分,
最早寫的blog,也是最無聊的一次.
習慣了擠的日子,難道就無聊不起?








......


繼續閱讀

在自己的房間去旅行

現在最好開一扇窗,
如果有的話,
我忘記我按著鍵盤的手指,
想想帶一本怎樣的書去旅行......
帶一本卡夫卡,
帶一本卡爾維諾,
帶一首詩,
當然還有詩人的鞋。


繼續閱讀

世界盡頭

<u><b>世界的盡頭,澳門的盡頭/忠</b></u>


<div class=pict><a href="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ongneng/3a1a18cc.jpg" target="_blank"><img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ongneng/3a1a18cc_s.jpg" width="160" height="120" border="0" alt="the end of the world" hspace="5" class="pict" align="left"></a></div>將近十年前有一部叫《天涯海角》的電影,女主角生命走到盡頭,到了那個叫「世界盡頭」的地方,於是「世界」與「盡頭」,原來還可以是很感性的想像,地球是圓的,是不是一個「盡頭」,其實可以由你來定義。盡頭以外,是一望無際的海,懸崖下海鷗徘徊在自己的回音之中,你知道「盡頭」以外,還有一個容納很多想像的世界,這時候你才知道,自然界可以怎樣去感動人。可惜,那是蘇格蘭。站在那個叫「盡頭」的地方,我問同行的朋友:澳門的盡頭在哪裡?
在澳門,你首先要搞清楚澳門的盡頭是關閘、媽閣還是路環,而盡頭以外,不容易找到容納想像的空間。在澳門,太快就去到盡頭,從家裡出門,街道兩端曾經可以看到一線天空,現在,街道的盡頭是一座座龐大的新豪宅、新酒店和新賭場將那僅有的天空都遮蔽著,盡頭以外,找不到很多想像的空間。在澳門,這樣的盡頭愈來愈多,缺乏想像的空間,盡頭以外還是盡頭。
於是我跟朋友想像了一個故事:一對男女分手,約定有緣的話,將在澳門盡頭再遇,於是兩人都在澳門的盡頭等待重逢的一天,可惜一直無法相見,因為一個了去媽閣海事博物館賣票,一個在關閘當海關......。「世界盡頭」的故事,在澳門可能浪漫不來。
繼續閱讀
將近十年前有一部叫《天涯海角》的電影,女主角生命走到盡頭,到了那個叫「世界盡頭」的地方,於是「世界」與「盡頭」,原來還可以是很感性的想像,地球是圓的,是不是一個「盡頭」,其實可以由你來定義。盡頭以外,是一望無際的海,懸崖下海鷗徘徊在自己的回音之中,你知道「盡頭」以外,還有一個容納很多想像的世界,這時候你才知道,自然界可以怎樣去感動人。可惜,那是蘇格蘭。站在那個叫「盡頭」的地方,我問同行的朋友:澳門的盡頭在哪裡? 在澳門,你首先要搞清楚澳門的盡頭是關閘、媽閣還是路環,而盡頭以外,不容易找到容納想像的空間。在澳門,太快就去到盡頭,從家裡出門,街道兩端曾經可以看到一線天空,現在,街道的盡頭是一座座龐大的新豪宅、新酒店和新賭場將那僅有的天空都遮蔽著,盡頭以外,找不到很多想像的空間。在澳門,這樣的盡頭愈來愈多,缺乏想像的空間,盡頭以外還是盡頭。 於是我跟朋友想像了一個故事:一對男女分手,約定有緣的話,將在澳門盡頭再遇,於是兩人都在澳門的盡頭等待重逢的一天,可惜一直無法相見,因為一個了去媽閣海事博物館賣票,一個在關閘當海關......。「世界盡頭」的故事,在澳門可能浪漫不來。 " meta-author="chongneng"> 分享至facebook

旅行.原點

<u><b>"無憂無慮"的旅程,目的地是"更有意義的生活"/忠</b></u>


那天,無端又看到去年在倫敦拍的照片,突然想起"無憂無慮"四個字,那是用兩年時間來貯備的假期。
說完全無憂是騙人的,用半年悠閒來思考更有意義的生活,於是我們回來了,開始嘗試過一些我們認為"更有意義"的生活,然而,這樣又馬上離開"無憂無慮"四個字很遠了。
正如鴻鴻說的,旅行跟劇場最相似的地方,就是你早就知道自己最終也會回到原點,問題是你在過程中經歷了些什麼?改變了些什麼?認識了自己些什麼?
或者,我該學會了將"憂"與"慮",看成中性詞,不褒貶它們,才算找到那次旅行的意義。
繼續閱讀

什麼價值?

<u><b>什麼價值?/忠</b></u>


歷史,究竟是一個個死的數據,還是一些活生生的記憶?我們該用什麼來衡量一件東西的「歷史價值」?
小時候讀歷史,歷史好像就是考試卷中填充題,一堆死的知識;然而,當一個人經歷了成長,創造了一些個人的歷史後,你就會意識到歷史不是固定在某段過去中的石像,而是一條往返於現在、未來和更久遠的過去之間的河流,而這條河裡面的水,就是人們在生活中留下的血、汗和眼淚。沒有這些不住交流的「水」,河不成河,剩下來的是沒生命的河床。沒有這些「生命」還說什麼歷史價值?
澳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雖然是「歷史建築」,但這些建築過去並不是「遺產」,更不會為了它要成為「遺產」而興建,它們曾經也是充滿生命力的,有人生活和被人使用的地方,只是,曾經一段時間,很多「歷史建築」都是缺乏人氣的地方,很多今日被保護的建築,跟人們的生活沒有產生過很直接的關係,沒有交流出很多集體記憶,於是,一旦被列為「世遺」,政府部門花了很多資源和力氣去告訴市民:「這是很有價值的東西!」然而,為什麼那些「世遺」要如此大力宣傳,而一座沒有被列進保護名單的下環街市和藍屋仔,卻不用在任何宣傳下,就有很多市民主動提出要保護?我想,當中很大程度是跟人們的「集體記憶」有關,每日將「以人為本」掛在口頭的各級官員,沒理由不懂得這一點。
從歐洲回澳的朋友,曾經接觸過有關「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他說在歐洲,那些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物也很受重視,不會說拆就拆,然而,他們也知道再好的保護,建築物也有毀壞的一天,倒不如抓住它現時的歷史價值,變成可親的,可讓人民任意進出和觸摸的文史教室,讓今天的孩子學習過去,讓未來的人民珍惜歷史。回看現在澳門「世遺」的情況,歷史建築只有兩個用途,第一是保安深嚴的旅遊景點;第二是「閒人免進」的政府辦公室。政府要保護的,花再多的資源去宣傳,也有市民愛理不理,而政府說要拆的,大眾卻主動保護。造成這個矛盾的原因,「以人為本」的政府怎會不知道?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