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一個島,十月八日

十月八日,距離「圍攻」還有兩天,作為據點之一的南海路上,已站著很多平日在台北市很少碰到的警察,旁邊的牯嶺街小劇場正在上演韓國來的戲劇。愛好和平的鼓手,從一個戰場逃到另一個將戰爭看作家常便飯的國度,有敵人入侵時,他就要用力打鼓提示戰事的爆發;站在戰場的中央,目睹相互殺戮情景,昔日的亡者不斷在他的腦海中飄浮,在狂亂的鼓聲中,鼓手中槍身亡。國家給他披上士兵的外衣,為他舉行最崇高的葬禮,以表揚他殺敵的功勞,最後,葬禮變成了一場紙醉金迷的派對,在激昂的演說下是金錢和肉體的交易,在大眾失序的舞步中,「士兵」復活了,還跟著舞曲起舞。象徵追求和平的「鼓手」甦醒了,還是連他也要行屍走肉地加入「舞會」當中?士兵的幽靈仍浮游在腦海中,劇場外,卻是另一種待戰的狀況,道路兩旁疊起了一層一層的「鐵馬圍欄」,走近一看,我們發現「鐵馬」上面還纏滿了長著刺的,像監獄外牆上的鐵蒺藜,可以想像的是,兩天後,兩種定義被拘禁的顏色,將被隔在圍欄的兩面,而被那些圍欄刺傷的卻將會是同一種的膚色。 你知道和平的重要性,卻明白和平的抗爭一般不能到達革命的期許,也許每一次「運動」的背後都附帶著這種矛盾。在這裡,「守法」有時等同「和平」與「非暴」,有時「和平」會變成神聖的光環,也是讓人稍作猶豫的「安全島」;在這裡,也有人不認為「非暴」等同「守法」,也質疑著「抗爭」同時「守法」的可能性。「和平」這個似乎很簡單的概念,在這裡凸顯出其背後的複雜性,所以劇場裡的結局沒有答案。劇場外不尋常的平靜,跟戲劇內的震撼形成強烈的對比,但同樣不打算為「觀眾」提供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