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看,我城

回澳後第一個星期,感覺上澳門最大的改變未必是靜態的景觀,而是人們對物質的需求與慾望,巴士上手抱睡嬰的婦人會突然拿起手提電話高聲說:阿乜生,現在有個一百萬的單位,要睇睇嗎?各行各業的親朋戚友竟同時成了經濟學人,哪個區的舖位搶手,哪個區的單位要幾個月後升多少,通通瞭如指掌......。   好不容易在巴士上靜下來,看著從旅遊塔到西灣大橋的風景,才驚覺在這條路線看到的澳門,跟從前經舊澳(乙水)大橋過(乙水)仔所看到的,多麼不一樣;原來,我們凝視澳門的方法,也在不知不覺間改變了。今日我們如何凝視澳門,將構成我們(尤其年輕一代)未來的集體記憶,交通的路線、建築的風格、城市的規劃等都在形塑著未來澳門人和旅客記憶裡的澳門圖像。若干年後,在我們下一代的成長記憶中,澳門將是個怎樣的畫面?   《美育》雙月刊少有地刊出了澳門人寫澳門的文章,身在美國的陳美玉老師寫了一篇<回顧澳門,我城──被支配的空間與文化>,文中寫著:「城市透過有形與無形的符號,來引導人們的行為和價值取向,人們則以實際的生活、行動、態度,用有意或無意的目光來回應或漠視環境裡的象徵符號,以表達我們對城市的認同與否。我們的正面回應愈多,對這片土地的歸屬愈強,也更願意以這片土地的景觀特徵來彰顯我們的文化身份。」回看此間的景觀變遷,究竟是在彰顯還是在塗抹澳門人的文化身份? 消失的風景 泰晤士河兩岸是倫敦的主要旅遊景點,南岸一帶更是博物館、劇院和歷史建築林立的文化旅遊區。然而,近年由於城市的不斷發展,河岸的建設也愈來愈「現代化」,一大片由香港企業投資的「中環式」商業樓宇格格不入地矗立在河岸,晚上望向那片燈海,還以為自己倫敦對岸就是中環。然而,在這個「複製的中環」對岸,卻有一片以居住黑人和來自越南的亞洲人為主的公屋,公屋的外觀當然比不上中區維多尼亞式的住宅,為了讓河畔「美觀」點,倫敦政府開始清拆那些十多二十年樓齡的公屋,將那裡住了十多二十年的居民安置到其他社區去。然而,居民並沒有因為有新屋住而高興,隔著大片草地,我還可以清楚看見居民被迫遷時,用油漆寫在牆上的字句:「市政府如同黑手黨,社區重建等於階級清洗,再見我的社區!」然後,你見到附近已有舊樓改建成港式商業樓宇......。一個普通遊客,一個沒有真正深入社區的觀光客,是不會看見這種不一樣的風景。 財團企業的擴張與之間的兢爭原來也會剝削著居民的公民權利。看著皇朝廣場旁邊的「藝園」,漸漸成為消失的風景,取而代之的不是一個更具文化氣息的公共悠閒設施,而是另一間美式賭場,你會問,澳門人是否嫌公園太多了?再看離島的濕地紅樹林,因為賭場度假酒店的興建,以及金光大道的工程已造成不可估計的破壞,而捷運系統的構思更令人對這些自然資源的前景感到憂慮。 在<回顧澳門,我城>一文,作者引用學者的批評,指出「現代經濟發展最常出的是貪婪、無公義的投資,尤以跨國財團把自然與弱勢社群視為可以用權力操控的『他者』,對自然資源進行不符人文精神的過份開發和對弱勢社群的權益剝削或邊緣化。」作者以自來水公司以捐贈名義設置在公共空間的女神噴泉為例,提出了令人深思的批判:「這些強行設置的符碼只能滿足遊客的佇觀照,對居民來說,它們是買來的,沒有個人或集體的歷史聯繫,初接觸的時候,更沒有喚醒記憶的作用,遊客看到的是打造的商標而不是代表澳門人生活內涵的文化記號。」 成長與城市 如果你生活在氹仔,而你沒有私家車代步,有些地方會令人很「難過」。例如三家村對面的巴士站,現在由於豪宅的興建,原本己十分狹窄的行人路再被工地圍板割去了一半,過路時,只要有一個人在等巴士的話,你也必須「挺而走險」,走出行人道以外的馬路,任由風馳電的來車擦肩而過;澳門大學斜坡下正在興建的酒店工地,更佔去了整條行人道;類似這種有路「難過」的場面,在發展急速的地區隨處可見,是什麼要行人被迫違反交通規則?是誰視而不見? 文章以「被支配的空間與文化」為題,落筆至深的是小城內公共空間如何被各種政治及經濟權力所進佔,而且還進一步提醒我們這種進佔,影響的不只日常生活的秩序,更「支配著大眾場域的文化形式、內涵與價值觀」。 首先是「為了滿足觀光客的獵奇眼光」,有關方面將昔日的殖民文化,在城市中各處不斷複製。的確澳門有些地方本來就充滿了南歐風情,然而有些地區如剛落成的塔石體育館及其一帶的民居,根本就沒有半點南歐風格,偏偏卻要將圍繞著體育館的街道「一併葡式化」;明明是中式格局的盧九公園,卻被拆除一角圍牆,新蓋一座葡式建築的茶道博物館;原本體現中西文化的「大堂」石板路,在刻意經營下變成仿製的南歐小廣場。文中只有慨嘆「相形之下,以華人為主的廣大本地居民,以及與他們亟需重建需認同的核心文化工作相關的城市建設,就不是等量齊觀了」。 小孩子喜歡模仿成年人的言行,是十分正常的行為,然而,當遊戲性的、好奇的或探索性的模仿,演變成為討好成年人,為博取成年人一笑,為獲得成年人稱讚時,也就是童真提早消逝的警號了。社工界的朋友說現在青少年的個人形象十分模糊,為了得到別人認同,只懂得模仿媒體渲染的或迎合成年人價值觀的形象,對自我的認識十分淺薄,不會甚至逃避去問「我是誰」或「我真正需要些什麼」。即使是成年人,同樣要面對,堅持個人的生活態度,還是迎合社會主流價值之類的問題......。 看,城市的變化,個人的成長,關係多麼密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