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炒「集」碎(七.完):九九年的明天,會更好

那當然不是一個「音樂劇」,我、柏基、雞比再邀請了嘉強每人負責一部份各自創作,預計在演出前才想辦法將各人的部份整合起來,誰知大家都十分忙碌,根本沒有太多時間聚在一起,尤其雞比的部份遲遲沒有下聞,於是我們只能在口頭上排列好各人的出場次序,到演出第一場時,大家才真正知道其他段落的真貌。可說是一個很即興的集體創作。 以下的演出大綱,是我的片面記憶: 演出日期:1999年12月29至30日 演出地點:教科文中心多功能廳 劇場設計: 沒有觀眾席,觀眾可四處遊走。我和嘉強負責裝置整個演出環境,我們收起教科文中心多功能廳的電動梯級,我向各演員收集家中的鐘和一些舊照舊物,然後將這些東西掛滿在控制室下的牆,嘉強摺了幾隻巨型的紙飛機掛在場館的天花上。 第一場 嘉強創作 嘉強拿著有廣角鏡攝錄機入場,他穿上有帽的長褸,戴上口罩,口袋裡還有一部小型的卡式機,機裡播著古怪的音樂,他用攝錄機近距離地拍攝現場觀眾,並即時將影像投影到螢幕上。 第二場 柏基創作 全場燈暗,播出柏基剪接的各種日常生活中常常聽到的聲音。 第三場 忠創作 播出由孫鳳明和柏豪配唱,由雞比重新編曲的 《預備》(Beyond)+《償還》(王菲)+《世紀末煙花》(許志安) 電動紅幕打開,觀眾透過落地玻璃看到場外的演員(柏豪、阿紅、阿蓉、Woman和阿精),演員以形體動作演出回歸前後澳門的社會現象。場館內左右兩邊白牆上打出在歌曲中特別選出的歌詞: 跟你努力演這齣戲/卻怕我演技並沒有正中你口味/亦沒有確切上映期 你沒有心為我預備/仍要吸他的空氣/仍留在當天明媚 償還過才如願/償還過才情願/謊不會穿 甚麼都不算什麼/即使你離得多遠/也不好抱怨 卻忽爾在今夏/這份愛怕已昇華 還好嗎/還好嗎/頭上是昨夜煙花/祈望世界末日別來吧 還好嗎/還好嗎/直到你對我牽掛/期望別錯過 音樂完,五百個橙色兵乓球突然從場館天花上掉下。 第四場 雞比創作 雞比扮成盲乞丐入,坐在場館中央,用木琴敲出《問我》的旋律,然後留下樂器和導盲竹離場。播出《問我》。柏豪突然拿起手上的兵乓球擲向忠,忠還擊,其他演員和觀眾一起加入戰陣,一個互擲兵乓球的場面,直至歌曲完結。 第五場 Janet推門入,大聲向觀眾說:「各位觀眾......」然後定形看著觀眾,全場在一片紅光中靜止了一分鐘。Janet說:「多謝!」離場。 第六場 雞比結他入場,各演員也分別拿著咪高峰和揚聲器入場。 雞比宣佈今天的演唱會正式開始,工作人員和演員向觀眾派發歌詞,眾人合唱一遍麥嘜版的《友誼萬歲》(詳見麥嘜《恐龍戀曲》)。「從細細個,經已學會趕功課唔願唱歌,只要做野不出錯,就排頭坐......家下天天唱歌,但我心裡實在難過。」螢幕上投映出嘉強拍攝的澳門街道。 眾人唱第二次時,邀請觀眾合唱,觀眾唱時,忠卻拿著揚聲器走進觀眾群中,聲嘶力竭地用國語大叫:「明天會更好!」 炒後記 2000年後的,將又是另一個集體創作時代,澳門如是,劇場如是,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更好的將後來的事都記下來。至於前面的,或者,那時發生的並不只這些,但我記得的就這麼多了。在此呼籲文中我提到的或我沒提到的朋友,如果你們在事發當日目睹案發經過,請向本人報案,好讓有關歷史能沉冤得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