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七月七日,不在場證據

我們全部人還是在七月七日早上八時四九分──聞說是第一個爆炸之前離開了倫敦市中心。 列車向伯明翰進發,起初我們還不知道在最後一卡列車的不遠處,是一連串的死傷與哀號。這是誰的大能?是什麼力量改變了我們的安排,將我們推上合適的列車上? 到達會議場地後,我們忙於準備演出前的佈置和情緒,似乎要將剛剛從電話傳來的倫敦消息暫且放下。台上的講者訴說著華人女性面對家庭暴力,原來在世界的大家庭中,暴力還未曾停止過;會議最後一個節目是我們的Playback,黑皮膚的女士說今天是具有教育意義的,因為可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聚首一堂,而更重要的是大家可以互相分享,我們以身體和聲音演繹她的感受,而這種大同的觀念卻沒有打動了發動襲擊的人;然後,上台說故事的是位八十多歲的婆婆,也許今天是談女性,也許今天是七月七日,她說了一個二次大戰時的親身經歷。那年,她和家人、她的男友以及很多其他的難民,在漫天烽火的情況下,從緬甸逃向大陸,在炸彈的追擊下,她首先看見一位老媽媽因為自小纏足的關係已跑不動,她的兒子知道後,只能引痛留下一盒餅給媽媽,就隨大隊繼續前進;走了一段路,她又看見一個手抱嬰兒的婦人,她丈夫不見了,而她懷中的嬰兒其實也已經死去,經她們一番勸告後,婦人才肯放下嬰兒跟她們一起逃難......。我們戰戰兢兢地演了。 戰亂般的日子,似乎沒有因為”文明”而消失。 演出後,我們到火車站準備歸途時,女警說整個倫敦的交通都癱瘓了,沒有火車到倫敦,那時我們才感到事情的嚴重性。幾經查問,也想了很多不同的應變方法,甚至到警局借電話簿,在警局中Dorothy一邊聽收音機一邊向我們報導倫敦的情況,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看見有緊張情緒的Terrino,Veronica靜靜問我:現在回倫敦,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我說:Terrino應該很掛念在倫敦的妻兒吧? 平日被動的阿伶同學也主動打電回家報平安......,是突發事件令大家都改變了,還是平日我們都沒有尋著真正的自己? 在一輪擾攘後,我們終於等到了一班向倫敦方向駛去的火車,我們跟著車站的人潮湧進月台,真有種逃難的感覺。由於我們比Veronica和Dorothy早一個站下車,我們就在火車上分手了,大家分別時竟有一種十分不捨的感覺,互相的一句Take care中,包含了很深的感動......。為什麼人都要在傷痛中學會愛? Terrino的太太Katherine駕車到火車站接我們回家,阿敏為我們造了一頓簡單但好吃的晚餐,飯前Terrino為我們做了一個平安的禱告;我們其實都很疲累,Katherine看來是病了,我沒有跟大家說了些什麼,但心裡卻很珍惜這次的相聚,晚上十一時,國良和頌寧都分別在沙潑和地上睡了,我和敏、阿伶、Terrino在廳裡看《終極無間》的DVD,師父特別提早下班駕車來接我們回家,回程中我們經過發生爆炸的地點,不過十多個小時而已,卻彷如隔世。 回到家已十二時多,入睡時,已是七月八日,心裡不其然想起電影中劉德華的台詞:明天一切都會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