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是什麼地方?
關於部落格
  • 4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控制你自己的論述」

多人致力讓被歷史書省略掉的群體發聲,在澳門,我們試過以自我表述的劇場形式,讓澳門人自己書寫澳門人的歷史,然而,心水清的觀眾阿熾在劇評中就提醒過我們「上一輩與這代人的文化身份已經不同了,何況他們內在的性質。澳門是一個中西文化交流的地方是一個認知;澳門是東方的蒙地卡羅是一個認知;澳門是一個小地方是一個認知;澳門是一個可以讓我安居樂業的地方也是一個認知。我們的認知不同,以至到我們的文化身份各形各色,難道就有分孰對孰錯麼?」我們要避免被歷史書控制自己的論述,但同時也要警惕自己,不要以自己的論述去控制他人的認知。又如早前在倫敦的「退黨」宣傳中所派發的小冊子,作者咬牙切齒地數算中共的九宗罪,我興致勃勃地細讀一遍,因為那是對中國近代史的另一個角度的論述,然而文中動輒「邪教」前「邪教」後,以及大量擬宗教用語的運用,令小眾發聲演變成語言暴力,卻又令人看得渾身不自在。毛孟靜在她的文章中說:「香港的反日示威,是否就是中國另一大城市的一場反日遊行?不。一國兩制下,香港是唯一在反日聲浪中,有自由也夠膽同時「反對中央政府隱瞞六四真相」的城市。」我想,這個就是理性的香港人「自己的論述」吧?   「從五四到六四」,我們反思些什麼?在我們的「歷史」中,我們曾經在誰的護駕下進入考場、寫作文、開座談會和參加燭光晚會?「五四」和「六四」之間我們省略了些什麼?背負了些什麼?「五四」是什麼?「六四」是什麼?是革命?是反革命?是青春?是老前衛?是神話?是哀悼?還是另一場論述?   「眼前的一切,就交給歷史去判決吧!」當我們說這句話的時候,大概其實已對事情當下做了判決,要不然就是一種預測,預測一個已被寫成「歷史」的未來,但絕不是在說過去。然而,未來的歷史,又是由誰來寫? 書名:《歷史的再思考》 作者:Keith Jenkins 出版:麥田出版(2003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